UPMTimber

想要使林业具有可持续性?将目光投向北欧

故事 14.11.2019 0:00 EET

Want to make forestry sustainable? Look to the Nordics

森林对环境大有裨益,并且能提供丰富的资源,但森林必须妥善管理。北欧国家的经验可以给世界各国以启示,因为那里的可持续林业是常态。

一提到芬兰,你很可能会联想到森林。芬兰是欧洲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,人均森林面积是欧洲平均值的 16 倍。林地面积达 2300 万公顷,约占土地面积的 75%。由于其庞大的森林规模,人们顺理成章地将森林看作芬兰最宝贵的自然资源。林业(包括木材,胶合板,纸张和纸浆生产)占该国出口收入的 20 %以上,直接和间接解决了大约 160,000 人的就业。

森林不仅是芬兰的经济支柱,还是成千上万个种物种的栖息地,而且还吸收了大量碳排放。森林甚至能提升人们的幸福感。在 2019 年联合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,芬兰连续两年被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。报告中提到,该国面积广阔的森林是其中的一大因素。

因此,以科学和可持续的方式管理芬兰的森林显得尤为关键,只有这样,后辈子孙才能共享森林所带来的福祉。

UPM-forest_0817_MI-0044_small.jpg

北欧模式

可持续林业管理的核心是一种模式,在这种模式下,每年的树木种植量高于砍伐量。这就确保了森林能够持续再生而不会枯竭,以及森林资源能得到保护。但是,正如森林带来的好处远不止简单的木材生产,负责任的林业管理也不仅仅要求种植量要大于砍伐量。

树木生长周期的每一个阶段都必须纳入管理,包括从准备土壤到植树,再到疏伐和采伐。必须优先考虑森林的长期生长,而不是短期经济利益。

自然而然,正是这些从森林资源中获益颇丰的北欧国家,最早掌握可持续管理森林的方法。上个世纪 70 年代,北欧各国都开展了森林生态系统科研工作,许多科研项目由林业企业提供部分资金支持。企业在制定商业战略时也参考了科研成果。1987 年,瑞典大型木材公司 SCA 就其林业业务发表了《自然保护宣言 》。宣言中承诺,避免对土壤和水造成永久损害,保护动植物,维护生物多样性。其他北欧企业随即纷纷效仿。

尊重资源

那么,该模式在实践中如何运作?让我们来看看芬欧汇川自己的林业运作方式。芬欧汇川所使用的大部分木材来自北欧和北方针叶林,其中一些木材来自原牧场的人工种植林。芬欧汇川在芬兰使用的木材中,约有 10 %从俄罗斯和波罗的海国家进口。然而,芬欧汇川还管理着芬兰超过 150 万公顷的森林,其中约三分之二是私有林场主所有,由一个个小林场组成。

负责任地管理这些森林资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首先,芬欧汇川会准备好土壤,然后种植本土幼苗。在 30 年和 60 年之后 ( 北欧森林的生命周期约为 80-100 年 ),会各进行一次“疏伐”作业,每隔一棵树砍掉一棵,以便其他树木有生长空间。树木砍伐之后,这一过程再次循环。但是,芬欧汇川会持续评估这一过程,以确定是否有改进的空间。

UPM-forest_0817_MI-0163_small.jpg

2014 年修订的《芬兰森林法》(Finnish Forest Act ) 允许持续覆盖造林,但只有极少数森林所有者抓住了这一时机。过去 5 年来,为了探索这种新的森林管理方式,芬欧汇川在自己的森林中制定并实施了新方法。

在这几年的时间,我们收集每一块林场的数据,以便按照森林所有者的意愿对单个林场实施管理,并监控所有动植物的状态。

芬兰的私有森林所有权模式——据芬兰自然资源研究所(又称 Luke)估计,该国约 60 %的森林为私人所有,这意味着芬欧汇川必须投入大量时间对森林所有者进行教育,使其了解对森林实施可持续管理的缘由和方式,以及为什么要为了森林健康生长而促进生物多样性。说服他们的一种方法是强调巨大的环境效益。

芬欧汇川林业发展高级经理 Heli Viiri 说:“进行疏伐、采伐作业和种植新森林,能比吃素食更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。也比少坐飞机更有效。如果我们在正确的时间,以正确地方式造林,我们就能增加碳吸收量。如果我们用这种木材生产使用寿命长的产品,我们就能帮助存储碳排放长达数十年。”

在北欧国家,人们将森林和自然看作是生命中的重要部分。因此,谨慎细致地管理森林在这里尤为关键。芬兰国家公共广播公司 YLE 组织的问卷调查显示,绝大多数芬兰人对森林非常关切,其中 76% 的人担忧生物多样性可能面临侵袭。

正如 Heli Viiri 所解释的那样: “森林是谋生的手段,是消遣之所,是粮仓,更是芬兰人的精神家园。从社会角度看,森林是一种对各利益攸关方有多重好处的资源。”这意味着,对森林产品(如木材)的需求必须与森林本身所带来的好处相平衡。  Viiri 说:“我们在作出保证可持续森林管理几十年的长期承诺时,考虑到了这些所有方面。我们在充分尊重当地人需求和权利的前提下,与他们进行协商。协商的焦点是将生物多样性保护纳入我们的规划和采伐作业,从而能够保证我们的森林管理作业不会竭泽而渔。”

 

世界各国的范例

这种森林管理上的投入可能颇为艰辛,但终会有回报。2015 年,芬兰、瑞典和挪威排放了 1.69 亿吨二氧化碳当量,几乎与这三个国家森林所吸收的1.50 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持平。在最近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,芬兰总统绍利·尼尼斯托指出,芬兰将在 2035 年前实现碳中和,并在此后不久实现碳吸收量大于碳排放量。芬兰的森林及其管理方式在这一成就中发挥了关键作用。

世界各地的森林,如能妥善管理,就能够减轻其他人类活动对环境造成的损害。实际上,在向联合国所作的有关“以自然为基础的解决方案”的承诺中,就包含了森林的保护和再生。除此之外,国际上几乎没有关于森林的公约,欧盟各国迄今也没有共同的森林政策,尽管相关政策有望出台。北欧的森林管理模式能为世界提供借鉴。

撰文: Rachel Proby